朝男,

35岁,

无车无房,

人生最大的理想就是能艹到很多姑娘。
Snipaste_2017-12-21_10-34-44.png
但要怎么样才能艹到那么的多姑娘呢?

想入非非中,朝男忽然意识到自己要是能有辆车,那路边的野花还不都是手到擒来?
Snipaste_2017-12-21_10-35-06.png
说做就做,乘着天还亮,朝男来到了一家汽车销售店。

店内,举止优雅经理亲自接待了他,并耐心的询问其购车需求。

朝男单纯的告诉经理,自己需要一辆可以在上面玩啪啪啪的车,

听罢后经理虽觉得有些惊讶,但其销售之王的职业素养使他的脸上依然保持着迷人的微笑。

他领着朝男来到了一部漂亮的敞篷车前,

邀请朝男和女助理一同坐到车内,

先体验,再选择。
Snipaste_2017-12-21_10-35-31.png
看着朝男一番感受后,经理以为提供更精准的服务为理由,向朝男打探他有多少预算,

朝男竖起两根指头说到,二十万。(日本当年人均月收入约为30万日元左右)。

麻雀再小也是肉,

经理并没有因此而嫌弃朝男,反倒贴心的为他推荐了相应的货品。
Snipaste_2017-12-21_10-35-57.png
新车刚入手,朝男便迫不及待的买了个塑料模特放在副驾,

开到一处僻静的小路,自言自语的演练起他的约炮技术。
Snipaste_2017-12-21_10-36-22.png
简单的几个流程后,

朝男觉得一切已经尽在掌控之中便来到了大街上,开始起搜寻自己的猎物。

经过一个公交站时,

他发现人群中有一个清纯可人的姑娘便停下来问她要不要搭便车。

但朝男穷酸的造型和破旧的小车不仅让姑娘毫无欲望,更引来周围其他人的各种嘲讽。

朝男见状灰溜溜的回到车上,在一片唏嘘声中驶离了站台。
Snipaste_2017-12-21_10-36-47.png
过了没多久,朝男碰上了一辆停靠在路边的公交车。

只见刚才那位清纯可人的姑娘正站在车旁,踮着小脚,焦急的探望来往的车辆。

朝男停在了她的身边,下车问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状况。

姑娘笑容甜美的告诉他公车抛了锚,并试探性的问朝男能不能送自己一程。
Snipaste_2017-12-21_10-37-23.png
听到这里,朝男受宠若惊,性高采烈的表示要去哪里都没问题。

姑娘听过后也十分兴奋,立马转身,叫出了一直藏在公车背后的乘客,

先前在公交站挖苦过朝男的那些人顿时如开闸泄洪般争先恐后的涌向了朝男的车。
Snipaste_2017-12-21_10-37-53.png
摆脱掉这群充斥着汗臭的寄生虫后,朝男一个人静静的停在路边,看上去显得有些沮丧。

一辆载着比基尼女郎的敞篷车经过了他的身旁,

望着女郎远去的背影,朝男的眼中又燃起了希望,

他好像终于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是的,要泡妞,不仅要有车,还得是辆敞篷车!

就在这时,一辆卡车从他的后面呼啸而来,并从他的车上碾压而过,

他的梦想瞬间变为了现实。
Snipaste_2017-12-21_10-38-35.png
没有车是不行的,没有车怎么能泡得到女人。

吸取了之前的经验教训后,朝男决定这回必须一次到位,

干脆弄他辆16缸的酷炫座驾,好好的来把姑娘耍一耍。

可敞篷车尽都价格不菲,一穷二白朝男上哪去搞这么多钱来买车呢?

那就干脆说服爷爷自杀,再把他的器官卖给医院吧。
Snipaste_2017-12-21_10-39-04.png
兜里揣着卖掉爷爷内脏换来的三百万,

朝男再次去到了先前的那家汽车店。

这次,他明确的告诉经理,自己需要一辆一定可以吸引到姑娘的敞篷跑车。

精明的经理旁敲侧问的打探了朝男的预算,

朝男看着经理的眼睛,纯真的说到5万首付,300月分期。

经理心领神会的笑了笑,领着他来到店外一辆看上去还算不俗的蓝色敞篷跑车前。
Snipaste_2017-12-21_10-39-38.png
起初,朝男有些怀疑它是否能吸引到女孩的注意,

但在经理的游说下,最终还是心满意足的接受了它,

然而一脚油门下去,跑车毕露原型..
Snipaste_2017-12-21_10-40-07.png
朝男气愤的追上了经理,质问他是否在愚弄自己。

只见经理正得意的坐在一辆精致的敞篷车上,副驾上的正是先前协助过朝男选车的女助理。

看着朝男愤怒的目光,又望了一眼拖着车盖的蓝色跑车,

经理依然保持着优雅的微笑并问他是否准备要去参加婚礼。

不过朝男充满戾气的回答并没有让经理感到满意,

在留下一句失陪后,他便载着女助理消失在了公路的远方。
Snipaste_2017-12-21_10-41-02.png
气急败坏的朝男不愿放弃,他将跑车稍作修理便又开回了路上,继续他的狩猎。

几次失败后,他终于灰了心,把车开到了废品回收站。

从回收站走出来,朝男有些懵逼。

买车,丢车,再买,再丢,两次起落,他的背影看上去已显得越发的猥琐。

走在蜿蜒的公路上,朝男觉得有些找不到方向。

一辆黄色的跑车慢慢的滑行着停靠在了路边,一个年轻男子面带焦色的从车内走了出来,径直赶往一旁的公用电话,呼叫修理厂,让他们派人前来抢修刹车系统。

不一会儿,朝男经过了这辆车旁。

看到车上没人,他心生歹意。

左顾右盼,张望了好半天,在确定周围没有人后,他试探着拉了一下车门。

让他惊喜万分的是,车门竟然没有上锁,钥匙就插在点火器上。

朝男意识到了眼前发生了什么,二话不说,上车就走。

突如其来的幸福使朝男觉得先前的晦气都一扫而空,

开着高档的高级跑车,虽然不是敞篷,但朝男坚信接下来他一定能够成功。
Snipaste_2017-12-21_10-41-57.png
没过多久,朝男便在路边发现了目标,

女人婀娜的步姿让他兴奋万分,

他加速上前,

但当开到女人身后时他发现,

刹车失灵了。
Snipaste_2017-12-21_10-42-22.png
放到了女人后,他继续一路狂奔,

最后连人带车,卡在了路边的广告牌里。
Snipaste_2017-12-21_10-42-53.png
三起三落,朝男感到有些心力交瘁。

坐在路边,他又发起了白日梦,好以缓解一下持续绷紧神经。

望着头顶掠过的飞机,

朝男浮想联翩。

忽然,他联想到了头等舱。

多年的理论知识让朝男敏锐的意识到头等舱里一定会有特殊服务,像这样的情节他已不知在电视上看过了多少回。
Snipaste_2017-12-21_10-43-26.png
为了坐头等舱,朝男需要弄些钱,

在他看来,要快速赚钱就需要去钱最集中的地方,所以朝男决定抢银行。

然而抢银行需要武装,至少也得要有把枪,这个问题难倒了朝男,

他开始胡思乱想,甚至计划去车间打工偷偷自制一把,

正在他一筹莫展时,一辆豪车停在了他的身旁,

一位浑身是血的帮派分子跌跌撞撞的从车内走了出来,扔给他一把手枪后便倒地死去。
Snipaste_2017-12-21_10-43-55.png
这时的朝男仿佛已经忘记了车的事,一心想着赚钱登上头等舱。

所以他并没有把豪车开走,而是提着枪走进了银行。

可刚进银行竟发现这里正在被打劫..

第二天,

朝男又去到了同一家银行,但柜员却对他不理不睬,甚至让他先去拿号排队,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整整一周过去了,朝男碰上过警察发薪日,化妆过金库维护员,他用尽了自己所能想到的所有手段都没能够成功。

气急败坏的他最后干脆选择了直接抢劫,

但又因为抢劫目标太过招摇,同行竞争过于惨烈也没有获得成功。
Snipaste_2017-12-21_10-44-18.png
蹲在街边,朝男再次开始了幻想。

望着上空飞过的飞机,朝男认为到那些包机的人肯定会获得更优质的服务,

想到细处,他还不禁的一脸痴笑。

但包机需要花费比坐头等舱更多的钱,

朝男不知道该怎么办。
Snipaste_2017-12-21_10-44-46.png
这时,先前被他处理掉了的那辆破车停在了他的身旁,

一位浑身是血的帮派分子跌跌撞撞的从车内走了出来,扔给他一包白粉后便倒地死去。
Snipaste_2017-12-21_10-45-10.png
处理掉手中的货,

朝男带着现金来到了一家私人航空公司。

因为生意冷淡而正准备自杀的飞行员看到有人上门立刻重新打起了精神,并向朝男保证旅途中的特殊服务一定会让他满足。

就像下面这样。
Snipaste_2017-12-21_10-45-37.png
搞车失败,包机受挫,

朝男已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能顺利的艹到很多女人。

他的经历是如此坎坷,以至于感动了镜头后面的导演北野武,

北野武不忍看到朝男继续遭受挫折,

遂强行插入到了电影之中,化身为一名疯狂科学家,给予了朝男能隐身的能力。
Snipaste_2017-12-21_10-46-06.png
成为隐身人后,朝男终于感到自己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愿望!

他在女澡堂肆意妄为的偷窥。
Snipaste_2017-12-21_10-46-30.png
去旅馆里当情侣辅助。
Snipaste_2017-12-21_10-46-59.png
最后在一处动作片摄制现场,导演北野武抓住了正在偷拍女演员的朝男。
Snipaste_2017-12-21_10-47-38.png
这时的北野武貌似已经忘记了自己插入电影的初衷,

转而想把朝男当做他的科研成果拿去角逐诺贝尔奖。

然而在新闻发布会的现场,朝男变为了正常状态,

这使北野武在全世界记者的面前十分难堪。

北野武决定再次让朝男隐身,并加大剂量,令他在短期内不会回复正常。

但改造过程除了点差错,

由于一直苍蝇飞入了正在朝男所在的实验舱,导致计算机数据错误,

朝男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苍蝇人。
Snipaste_2017-12-21_10-48-05.png
苍蝇人朝男失去了人类的理智,彻底沦为了一个本能驱动怪物,

体型也膨胀到了楼房一般高。

这下可惊动了东京的地球防卫队。

由于预算有限,他们无法派出奥特曼前去消灭朝男,

遂号召全日本的农户将自家的粪全都运往东京的一处露天棒球场,

想借此吸引苍蝇人,在他露出破绽之时一举将其击溃。
Snipaste_2017-12-21_10-48-28.png
为了吸引朝男,地球防卫队不仅在粪堆旁安排了女性歌舞表演,朝男的母亲和妹妹也被请到了现场。

果然没过多久,

朝男寻着大粪的味道,飞到了附近。

可无论下面的表演怎样精彩,母亲和妹妹怎么呼唤,他都始终不肯下来。

最终,朝男还是没能抵制住大粪的诱惑,一个跟头栽向了粪堆。

候在一旁的巨型苍蝇拍早已饥渴难耐,瞬时打在了他的身上,

当着朝男的家人和观众的面,一拍接着一拍,重重的将朝男葬入了屎中。
Snipaste_2017-12-21_10-49-01.png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

朝男短暂的恢复了人类的理智,

而他最后念念不忘的还是没能上到一位可人的姑娘..
Snipaste_2017-12-21_10-49-29.png
本我,自我,超我,是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说中的三块基石。

本我好似一个婴儿,冷了叫穿,饿了吼吃。

超我就像一名老师,永远站在千里之外明察秋毫的告诉你“按理说,你该这么做”。

自我就是正在阅读这些文字的你,是本我与超我的协调者,是“你”的整合。

按照这个标准,朝男没有超我,也没有自我。

他就像是个三十五岁的巨婴,对于性,有着孩童吃奶般的执着,

他就像是每一个男人,又是同一个男人,

他和我们有着同样的目的,只是手段比较顽皮。
Snipaste_2017-12-21_10-50-05.png
(电影海报上方有一组男女性别符号,象征男性的箭头插入了象征女性的镜子中,在箭的尾部圈内,写有电影的英文译名:Getting any? [有搞吗?] )

完成这部名为《北野武狂想曲》的电影时,导演北野武已近知天命年。

关于男人的终极梦想到底是什么,

小孩说要造火箭,

青年说要有爱情,

酒后的北野武说要搞女人。

诚然,以上三个答案都不是问题的终极结果,但又实实在在的是对特定阶段的最优概括。

据说成年男子平均每十几秒就会想到一次性,这或许显得有些偏颇,

但经历过造火箭的无助与谈恋爱的无奈后,

日渐油腻的男子会渐渐开始尝试用完全不理性的方式来维持现在异常理性的生活。

事实上,大家不也都这么做。
Snipaste_2017-12-21_10-50-41.png